微信公众号
微 信 扫 一 扫
揭阳新闻网
首页 新闻 图片 文化 经济 楼市 旅游 教育 健康 娱乐 法治 体育 权威发布 揭阳日报
当前位置:首页 > 世事
男子年三十上山被困初六获救?家属称其有精神问题
时间:2019-02-12 来源:北京青年报 作者:

28.jpg

  正月初六,登山驴友发现一名男子(右一)爬野山摔伤被困,救援人员合力送其下山

  “谢谢北京的警察、消防、救援队帮我们找到他,否则就太危险了。”2月11日下午,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上被困男子姜林的父亲姜先生时,他不住地表示感谢。

  农历大年初六(2月10日)下午2点,房山蓝天救援队接到消息:有人被困周口店某野山。对多次参与山野救援的房山蓝天救援队队员来说,原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救援,没想到却充满了“传奇”。

  事件回顾

  14:00

  突发警情

  驴友报告有人被困野山

  农历大年初六下午2点左右,房山分局东风街派出所接群众报警:在燕山地区东风双泉沟野山附近一男子摔伤被困。接警后,房山分局孙警官、燕山迎风街派出所、城关消防中队以及房山蓝天救援队的17名队员火速赶到指定地点。经过分析,初步确认了被困者所在的位置。

  为了提高救援效率,救援队伍兵分两路,房山蓝天救援队分为一组,从山的正面上山;房山分局孙警官、迎风街派出所、城关消防中队作为另一组从后山登顶。

  有人被困野山,是如何发现的呢?

  房山蓝天救援队陈队长告诉北青报记者,2月10日,房山某户外爬山群组织队友在周口店附近野山登山游玩。他们从后山沟登山时,听到对面山上有人呼喊,于是就报了警。该爬山群的一名成员“大海”从山下的沟里到达山顶,一直在山上接应待命。

  下午4点左右,房山蓝天救援队的第一批队员到达山顶,与接应的“大海”成功会合。

  16:30

  听声辨位

  男子获救先问“有水吗”

  “我们在山顶只能听到被困者微弱的呼救声音,能判断大概在哪个方位,但是不好确定具体地点。”陈队长说,山上与平地不同,有时虽然能够听到声音,但可能被困者是在另外一个山头,如果判断不准,大家就会空耗力气。

  幸运的是,下午4点30分左右,大家终于在偏离正常线路1500多米的一处山洼内找到被困人员,他穿着一个老式军大衣,蜷缩在落叶丛中,瑟瑟发抖,救援人员注意到,他的额头、眼眶、脸颊都有磕伤,脚部浮肿,说话声音也有气无力。

  “有水吗?”这是被困者见到救援人员后的第一句话。救援人员赶紧将携带的矿泉水递了上去,“缺水时间太长,怕他的身体出问题,不能让他一下喝太多,只能让他缓一缓,过一会儿再喝一些。”

  喝了水后男子的精神状态好了不少。救援队对该男子进行了伤情检查,发现其除头部、脸部有擦伤外无其他明显外伤。

  在此后的下山途中,男子总共喝下约4瓶矿泉水的水量。

  21:00

  详情不明

  自称“大年三十上来的”

  民警在向被困男子了解情况时发现,男子一时无法说清详细情形,一会儿说自己来北京找弟弟,一会儿又说出来玩儿的。民警问其什么时候上的山,男子先说是农历大年三十(2月4日),后又说是农历正月初六(2月10日)。

  “问他这些天是怎么过来的,他说自己无法自行下山,只能忍着,就是口渴得厉害,嗓子眼里都是血。”陈队长说。

  此外陈队长还对北青报记者表示,受困男子获救时穿有一件军大衣,并且冬天山上的落叶多,也能起到一定的保暖作用。在附近还能找到一些冰来缓解口渴。

  据了解,被困者滚落的地方坡陡路滑,下山的路也崎岖难行,为了尽量保证安全,救援人员为被困者穿上安全带,大家合力将其送下山。

  晚上9点左右,他们终于到达山脚,早已等候在此的120急救人员将被困者护送到医院。

  男子伤情无碍,民警随后联系到其亲属,经简单治疗后被接回家中。

  后续

  寻人启事“揭露”身份

  在欲联系其家属时,民警发现男子无法说出自己的姓名,但在聊天过程中不经意间说出了自己父亲的名字。

  根据这一线索,民警一边通过男子提供的姓名进行人员查找,一边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在网上进行搜索,意外地找到了一则发布于2018年10月24日的寻人启事。该启事称,自己儿子从家中走失并附有联系方式,发布者姓名与男子提供的姓名一致。

  经核查,民警最终得知被困深山的男子名叫姜林(化名),河北保定市人,36岁。民警迅速与其家属取得了联系。2月11日凌晨,经医院简单治疗后,伤情无碍的姜林与其姐姐一同回了家,终于过上了团圆的节日。

  追访

  家人称其有“精神问题”

  “谢谢北京的警察、消防、救援队帮我们找到他,否则就太危险了。”2月11日下午,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上被困男子姜林的父亲姜先生时,他不住地表示感谢。

  姜先生表示,家里有三个子女,“儿子姜林脑子时好时坏”。他说,姜林在之前曾经走失过,后来家属就在网络上发寻人启事找人,当时走失的姜林被河北警方发现。

  “今年1月31日,他自己又从保定的家中走了出去,最后才知道是到了北京。”姜先生说,儿子姜林离家出走时都是选择步行,他具体用了多长时间才到的北京,又如何出现在周口店的山上,现在还不清楚。“他清醒时能够交流,糊涂的时候什么都说不清楚。”姜先生说:“因为他脸上有伤,今天我说带他去打点滴,他都不同意。”

  文/本报记者  董振杰  李强

  通讯员/许明磊

  供图/救援队

(编辑:喃喃)


 
今日关注
揭西县交警部门采取有力措施保障...
普宁市委召开练江整治环保项目建...
市消防救援支队召开会议部署2019...
我市开展2019年度民兵整组工作业...
惠来县纪委:为推进惠来改革发展...
“贤德揭阳·首善榕城”2019春节...
惠来县前詹镇干群合力打造美丽乡...
空港经济区省级新农村示范片建设...
农历正月初七:巧煮“七样羹” ...
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积极创建...
李水华叶牛平出席揭阳市民营“梁...
李水华主持召开市委常委(扩大)...
市人民医院3名专家入选“广东省...
市公安交警支队市区三大队民警妥...
空港经济区登岗镇举办“聚贤养德...
揭阳民生
红红火火开新篇
天冷火锅涮不停?
亲情浓的“团圆饭”才有“年味”
新春,带孩子感受年味
新年行新路,出门不用愁
银行喊人认领6400元 “马大哈”...
揭阳产业园警方打掉一流窜偷狗团...
这条老街,年味倍儿浓!
汽车保养美容进入“春节模式”
企业办年会,外来员工秀才艺
战友之情永世难忘
市红十字会开展博爱送万家活动
换个发型过新年!
春节将至,蔬菜瓜果价格平稳
业余生活有了新“调色板”

 

网站简介 / 联系我们 / 广告服务 / 法律声明 / 友情链接 / 本网动态
广东省通信管理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