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微 信 扫 一 扫
揭阳新闻网
首页 新闻 图片 文化 经济 楼市 旅游 教育 健康 娱乐 法治 体育 权威发布 揭阳日报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
旧事二题
时间:2018-01-10 来源:揭阳日报 作者:向彩麟

  第一次站岗

  白雪覆盖着北朝鲜的高山和田野,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季的晚上,我和奇玉第一次站岗。本来领导是不让我们站岗的,与其说是照顾女同志,还不如说是担心我们的能力。那时我们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,奇玉比我大几岁,也还不到二十,又是从军校毕业刚到朝鲜前线的新兵,没有应对紧急情况的经验,又怎么能将科里几十个同志的生命,交给两个小黄毛丫头。但我们坚决要求和男同志一样轮流值班,我们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,都有很好的枪法,面对敌人即便不能一枪让他毙命,至少让他致伤致残,我们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信心。后经我俩一再要求并经部里批准,让我们两人站一个班,男同志一人站两个小时,我们两人站两个小时。

  我们是住在防空洞里的,因科里人多,占了一个山头,部里的警卫连离我们科有二三里地,科里的警卫由科里自行解决,这才有科员们每晚轮流站岗的任务。哨所设在制高点,能俯瞰到科里七八个防空洞。我和奇玉值班时一人站一个小时,另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的电话机旁。

  那天深夜十二点,是我们第一次接受站岗任务。领导一再嘱咐,让我们在接班前好好睡觉,而我俩激动得根本没有合眼,和衣躺在床上,瞪着眼睛等到十二点。

  我上的是第一班,奇玉在办公室里听电话。我扎好皮带,背上卡宾枪,全副武装,想着自己作为一个战士要接受的考验,而无上自豪,踌躇满志地走到哨所接班。换岗的同志对我说:“刚才部里(后勤部所在地)那边山上有手电筒晃动,我去打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,一会儿上来告诉你。”听他那么一说,我毛骨悚然,心头像小鹿乱撞,刚才的那股劲,竟像泄了气的皮球蔫了。我忽然感到黑夜竟是如此可怕,每一个黑咕隆咚的东西,都可能隐藏着危险和阴谋。但我立刻想起在军校时,军事老师“遇到情况要冷静”的教导,它像一副镇静剂,让我立刻平静下来。

  一会儿,奇玉上来告诉我,部里那边有点情况,警卫连正在搜山,让我们注意动向。

  我像一匹被套在战车上的马,只能前进不能后退。一个人站在山头,后面是茂密的松林,谁敢说没有豺狼猛兽和隐匿的敌特,要说不害怕,那是假的,但我只能勇敢地挺住,我有一腔作为中国军人的热血,从报名参加志愿军的那一天起,就把生死置之度外。

  那天夜里没有风,月明星亮。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眼观八方,专心致志地倾听来自各方面的声音,一片树叶掉到地上,也能听得清清楚楚。过了大约半个小时,奇玉上来告诉我,部里来电话告知,那边没有大事,让我们放心,我的情绪也已经平静,决心勇敢地度过下半个小时。但时间过得好像很慢,寒气猖獗,透过大头鞋的皮毛,渗入脚底而钻心地痛,我不敢跺脚,只能咬牙忍住。

  眼前是明月照在已变成灰色的大地上,黑色掩盖了松树的绿。山上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,山下却响起了战地交响曲:牛车在山脚下旋转,汽车(晚上开车是禁止开灯的)在公路上缓慢地行使,西海岸线上炮声隆隆,红的火花依稀可见,敌机在天空呻吟,防空枪声此起彼伏(在朝鲜前线,飞机来了的警报是枪声)。朝鲜的夜,战斗中的夜,是这样热闹,这样让人无法安眠。骄傲忽然从我的心底升起:为了世界和平,为了支援朝鲜,为了我的祖国,为了我的父老乡亲能够安睡,我——一个女战士,站在这高高的山冈上,监视敌特。我紧紧地握住手中的枪,完成我的第一次站岗。

  待奇玉下班以后,我问她:“你害怕吗?”她说:“不害怕,你呢?”我说:“开始有点怕,后来就不怕了。”我已经满不在乎。经过第一次站岗,我们好像成熟了好多。

  老乡情深

  一

 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,我和老伴被调到河北省青龙县(现为青龙满族自治县)工作。那是一个地处塞北比较封闭的山区,外来人口尤其是南方人少之又少。那时我在一个工厂工作,有一天到车间办事,一大姐指着一个来看望她的年龄与我差不多的叫黄兰香的人对我说:她是广东人,是你那位的老乡。我问她是广东什么地方的?她说普宁,我高兴得几乎想跳起来,问她说什么话,她说:潮州话,我立即和她紧紧握手。我对她说:我的那位是你真正的老乡,我马上打电话让他来,可因为正在开会,他没有马上来到,她就着急了,再三让我打电话催。

  他来了,问我有什么事,我没有吱声,黄兰香用潮州语跟他说话。开始他没有反应过来,很长时间没有说家乡话,还有点生疏呢。当他们流利对话时,黄兰香怎么费劲也没有忍住眼泪,顺着脸颊不住线地往下掉。她和许多南方姑娘一样,是跟随南下干部回到她丈夫的故乡的。于是我们又增加一个可以来往的朋友。改革开放以后,他们举家迁往深圳,而我们也已调到广州,来往更加方便,友谊一直延续到现在。

  

  七十年代,青龙县百货公司增加一个年纪较大的售货员,讲着一口特别别扭的普通话,我断定她是南方人,但不知是哪个省的。我于是主动问她,她说是广东人,也是讲潮州话的普宁人,姓陈,又一个跟南下干部结婚然后回到老公老家的南方人,我于是又把她引荐给了我们家的他。讲潮州话的人就是特别,一口只有他们才能听懂的潮州话就能把他们联结得很紧,于是这个县说潮州话的三家人,就变成了朋友、亲戚,频繁来往。

  如今陈大姐已年近八十,她的老伴也已八十大几了,我们还保持着密切联系,经常通过电话相互问候。2005年我们到青龙去看望他们,是他们那已经走上领导岗位的儿子,亲自开车把我们从北京接到青龙的。见到我的老伴,陈大姐热泪盈眶,两人亲切地讲着他们的家乡话,慢慢地她的脸上展开了笑颜。

  我可真见识了“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”的情景,也深切体会到老乡情深和他们对家乡的深深怀念。

  (编辑:陈悦申)


 
今日关注
​榕城区:“1234”创建工程营造...
​江林生:树立榕城美丽“南大门...
​空港经济区人社局举办专题培训...
​普宁市委十三届三次全会近日召...
​市“五城同创”督查问责组到揭...
​【代表风采】李荣标:情倾教育...
【走近“非遗”】​潮州音乐:乐...
​市人大常委会组织我市选出的全...
​揭西县等学习贯彻市委六届三次...
​全市掀起“众剑行动”集中巡查...
​李水华会见美国国际华人科技工...
​李水华:正确处理好事关揭阳发...
奋力建设天蓝地绿水清的美丽广东
南方时论:以“三个一以贯之”做...
​揭西县委十一届三次全会在县委...
揭阳民生
​天福路水产批发市场将搬“新家...
​吃火锅不讲究或患上“火锅病”
​电闸门压了操作者,安全问题引...
雨中观梅
​我市举行首届轮滑公开赛
​洗车卡没用完,洗车店关门了
​“千里侠”24小时骑行500公里筹...
冷雨飘
阳光“退场”,雨水“登台”
微信造谣,歪曲历史实事
市体校举行迎新春文体汇演
我市加大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...
交警解民忧 事主送锦旗
流感来袭,很多孩子已“中招”

 

网站简介 / 联系我们 / 广告服务 / 法律声明 / 友情链接 / 本网动态
广东省通信管理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