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 信 扫 一 扫
面对暑托班“遇冷” 创新需要“升温”
发布时间: 2021-07-23 来源: 东方网 作者: 丁慎毅

  随着各地暑假校内托管服务掀起热潮,被各界热看的学校暑托班却在一些地方“遇冷”。比如,北京十八中附小第一期目前托管了来自周边11所小学、不同年级的53名学生。而十八中附小全校就有700多名学生,两期托管却总计只有3名学生来自该校。海淀区一所小学二年级5个班中,有一个班级只有一人报托管班,另一个班级没有人报名。(7月21日中国新闻周刊)


  被称为“教育保障房”的公办暑托班,其的利好是显而易见的,它不但有利于缓解家长“工作家庭难兼顾”的现实难题,还有利于降低家庭教育开支,更有利于对校外课业培训班形成挤出效应。如此多赢的好事,咋就不让家长“待见”?就像网友所说,没有公办暑托班,家长不满意,有了公办暑托班,家长又不送孩子来,家长这么难伺侯?


  事实上,不是家长难伺侯,更不是政府的决策错了,这只是公办暑托班普遍开办后,在初期发展中遇到的暂时现象。解决发展中的问题,还得靠发展来解决。


  总结暑托班“遇冷”的原因,无非这样几个方面。一是一些学校第一次办班,不少家长在之前已经对孩子的假期做出各种安排,由于存在的一些不可协调性,只好今年不报班。二是一些学校可能高估的暑托班的生源热度。有的学校提出每名学生最多只能报名一期,一期时间仅为12天。这意味着学生剩下的大部分暑假时间仍需要家长看护,家长还得为此另想办法,不如直接早做好看护安排省事。


  如果说以上两种情况是初次办班无经验的原因导致,那么,孩子不愿意上暑托班则是更深层次的原因。“原本孩子天天在学校上学,好不容易迎来了暑假,让他还待在学校,绝大部分孩子显然不开心。”这是一些家长的普遍反映。也就是说,孩子们对学校环境产生“审美疲劳”,好不容易脱离开学校,没几天又进校园,孩子会觉得没有新鲜感,没有自由感。而老师如果只负责看护孩子不出安全问题,缺乏集体活动的创新,孩子们会感到无聊。


  也就是说,初期办班不适应的客观问题,很容易在来年早通知早安排而得到解决。但解决孩子愿意去暑托班的问题,则需要学校或其他暑托机构不断创新,创新素质教育的新方式,让它以不同于日常学校教育的面貌出现。从而让孩子们有新鲜感、体验感。


  在这方面,上海、广州等地的做法,或许值得借鉴。以上海为例,上海公办暑托班至今已经办了7年,其中一个好的做法就是,素质教育不是照本宣科,而是以问题为导向,针对日常生活中孩子们容易忽略或困惑的问题,像解剖麻雀一样让孩子们有最直接最深刻的感知。比如,学生们把老师给的信封中收集到的关于交通、购物、环境等领域的图片,一一贴在白纸上,同时用文字描述这些新兴事物。有的学校老师还像剧本杀一样设计文明安全的游戏,让孩子们进行沉浸性讨论,或者把一些学生欺凌、假期溺水等案例设计成像密室逃脱一样的游戏,让孩子们在娱乐中潜移默化地提高素质。


  像这样的有趣的暑托班,孩子们不可能不愿来。当然,这光靠老师做情景设计是远远不够的,更需要政府部门向社会各界人士征集暑托班课程创意,由教育部门通过筛选审核后,下发到各暑托班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暑托班不是教育部门和学校、社区的事,而是需要整个社会集思广益,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有场地出场地,有智慧出智慧。


  因此,让来年的暑托班不再“”遇冷“”,还需要各地政府把暑托班作为政府的一项民生实事统一规划设计、统筹安排。以系统思维和融合思维,让暑托班实现多赢。